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兰州晨报 > B07 正文

刘尔炘募资大修五泉山

来源: 兰州晨报  作者: 本报记者雷媛房毅   2008-01-09 09:42  编辑: 杨晨雨


  讲述人:刘宝厚,77岁,系兰大二院退休教授。

  刘尔炘,字又宽,号晓岚、果斋,生于1864年,甘肃兰州人,清光绪十五年(1889年)进士,授翰林院庶吉士,1894年任翰林院编修。1897年辞官返家,从事地方文化教育事业。他是陇上著名学者、教育家和社会贤达,并长于诗词,精于书法。

  “刘翰林”!早年间,老兰州人都这样称呼刘尔炘。

  刘尔炘,清末民初陇上大绅,光绪进士、翰林院庶吉士编修。这位自号为“五泉山人”的翰林和兰州首屈一指的名胜五泉山之间却有着说不尽的渊源———晚年时,他发起修建五泉山的工程,也由此自命“五泉山人”。

  直到今天,在五泉山的部分景点都留有他的真迹———

  想过去么,过去便能通碧落;

  休下来了,下来难免入红尘。

  这是刘尔炘先生为五泉山一景———企桥处题的对联。

  “父亲是1931年去世的,那一年我还不足一岁,对父亲的了解,多从母亲以及父亲故友和读过的书籍中所知道。”刘宝厚是刘尔炘

  先生最小的一个孩子,已古稀之年的他是我省一名名中医,现在尽管已经退休多年,但依然行医。

  “听母亲说,父亲当年从兰州到北京去考进士,整整走了一个多月。中举后被授翰林院编修。不过父亲在京城只做了三年的官就辞官了。”刘宝厚说他年纪小的时候对父亲的辞官之举一直不甚理解,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对父亲认识的进一步加深,他才理解了。“做大事不做大官,这是父亲的座右铭,应该说这句话已经说明了一切。”刘尔炘,字又宽,号晓岚、果斋,生于1864年,甘肃兰州人,清光绪十五年(1889年)进士,授翰林院庶吉士,1894年任翰林院编修。1897年辞官返家,从事地方文化教育事业。他是陇上著名学者、教育家和社会贤达,并长于诗词,精于书法。

  “五泉山人”修五泉山

  (《陋室铭》中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凡属名山,大凡多与名人有关。

  作为兰州首屈一指的名胜———五泉山最早与西汉骠骑将军霍去病的传说相与,历史上还曾以五泉为县制之名。五泉山始建于元代,明清时不断增修,但后来遭兵祸大部分毁坏。

  但凡久居兰州的老兰州每每提及五泉山,无不说到刘尔炘。因为,现存的五泉古建筑群,实为刘尔炘

  ------1919年至1924年在原来残破的基础上,重新精心设计而建的。)

  相信很多人早已听说了五泉山与霍去病的传说。相传在西汉武帝元狩三年(公元前124年),汉武帝派遣骠骑将军霍去病西征匈奴,曾驻兵于此,士卒因长途跋涉饥渴求饮,但苦于无水,于是霍去病将军用马鞭在山崖上连击五鞭,顷刻山崩水涌,遂成五眼清泉。唐宋以来,随着西北边陲地区的进一步开发和发展,兰州成为“丝绸之路”上的重镇,先后还曾设过“五泉县”、“兰泉县”等建制。

  据史载,五泉山庙宇的修建,最早的一座是“崇庆寺”,始建于元代,而其他大部分建筑均出自明清两代:文昌宫为明代洪武五年(公元1372年)所建;卧佛殿、大悲殿、武侯祠均建于明惠帝建文元年(公元1399年),而千佛阁、地藏寺等多系晚清同治、光绪年间陆续修建,但这些庙宇后因天灾战乱绝大部分均遭焚毁,殿宇颓败,楼阁凋零,残存者仅十余处,彼此也不相连。

  当我父亲看到地方名胜古迹如此惨败之景时,他老人家再也坐不住了———父亲以个人名义向当时地方官绅和各界人士发起募捐,整修五泉山。应该说作为一名甘肃进士,父亲在那个时候还算得上是一位有名望的人,所以,他发起的募捐号召得到了积极响应,最后,他们募捐白银4.8万余两,修建工程是从1919年的夏天开始的,1924年竣工,整整用了5年半的时间。父亲他们这次修建,不仅仅重修了原来的殿宇,他老人家还亲自查阅资料、走访巧匠、亲自监工,更重要的是还增修了一批新的建筑,比如太昊宫、三子祠、万源阁、层碧山庄等十余处。经过修葺扩建,五泉山成为一处殿宇楼阁层叠、廊坊桥榭层次、布局谨严、相互连贯的一组庙宇罗列的古建筑群。

  “雷马事件”力挺马鸿宾

  (在1958年之前,五泉山蝴蝶亭前立着刘尔炘先生的像,后来,大炼钢铁的时候这尊铜像就不知去向了。

  刘尔炘铜像落成典礼是在1935年10月27日(阴历十月初一)下午3时左右举行,而那一天也正是东关火药库爆炸的日子,爆炸发生在当天下午3时45分。当日,有关部门组织了和东关火药库相邻的甘肃省第一师范———今兰州师范、省立第一中学———今兰州一中、乡村师范、师范附属小学———今实验小学、甘肃气象观候所、省织呢厂等学校、单位全体师生员工去五泉山参加刘尔炘,所以,火药库发生爆炸的时候,这些人就躲过了此次劫难。事实是爆炸发生后,这几个单位是受灾最严重的。所以,后来在坊间就一直流传着“刘翰林显灵,救下了半城的百姓”的说法。)

  先说说父亲铜像的事。这个铜像是甘肃省主席马鸿宾特别从香港为我父亲铸造的。那么,为什么堂堂的一省主席要为我父亲这样一个民间人士专门铸造铜像呢?这还得从“雷马事件”说起。

  1931年8月,国民军师长雷中田将甘肃省主席马鸿宾捕押在省会公安局,之后,马家军陈兵城下,直逼到了十里店,省城危在旦夕,城里数万老百姓的生命财产眼看着也将在一触即发的战火中遭受破坏。在这个关键时候,我父亲挺身而出,他老人家拖着病体去面见雷中田,又给时任省会公安局长的高振邦写信,在信中,他陈言利害,极力主张迎接马鸿宾复位,后马鸿宾被放。自此,也就避免了一场将危及众多老百姓生命财产安全的祸乱的发生。

  坦言讲,父亲虽身为清末翰林,但是他对政治腐败、卖国求荣的清王朝是极为不满的,父亲一身正义,满怀爱国热忱,耻于和权势为伍。1912年民国刚刚成立时,父亲是极力拥护,当时他的身份是甘肃咨议局副议长。但是,看到袁世凯侵吞革命果实,神州大地仍是军阀混战,硝烟弥漫,人民疾苦无人过问,父亲更是忧心忡忡,为此,他还特别上书“大总统———袁世凯”,提出了“若要国富民强,须文官不爱财,武官不怕死”的希望,力主“发展科学生产,反对杀人武器”,同时,他还针对甘肃实际,期望“能择大公无我,威望素著之人,以救甘民于水火之中。”

  小时候,我还听大人们说过这样几个小故事:说刘郁芬任甘肃省主席时,为了赢得社会各界对他的支持,屡次想拜见我父亲,但都被父亲以年老多病为由拒绝了。一次,父亲在参加祭祀孔子的活动时与刘郁芬碰面了,但是,在面对刘郁芬时,他老人家仍然是不与其周旋。还有,说北洋军阀直系首领吴佩孚来兰时,其周围有不少人围着朝夕相伴,酒宴款待,但是,当吴佩孚慕名来我家造访父亲时却吃了个“闭门羹”———父亲依旧是避而不见。

  出任兰州一中第一任校长

  (甘肃初设甘肃省文高等学堂时,刘尔炘担任了5年的总教习。甘肃省文高等学堂也就是现在的兰州一中前身。在刘尔炘投身兰州教育工作的15年之中,刘尔炘还在五泉书院主讲了7年,同时主持并举办了一些学社、讲习所和专修馆,培养了大量人才。此外,他还筹款资助兰州地区和甘肃六县学生赴外省进修和深造。其中,就包括曾任过甘肃省教育厅长的赵元贞。赵元贞考入甘肃省文高等学堂,后考取京师大学堂,随后到美国留学。1939年,赵元贞创办了“志果中学”,“志果中学”即现在的兰州二中,为纪念老师刘尔炘志果中学中的果即暗指刘尔炘--生,这也是赵元贞为表达对老师刘尔炘的纪念之情。)

  可以说,我父亲在教育事业上倾注了其大半生的心血,1906年,他亲自创办了兰州第一所小学校———两等小学堂。民国以后,这个小学扩充为四所,后来还创办了一所中学,从这些学校毕业的学生都上万人了。1921年创立了全陇西社,开办国文讲习所和国文专修馆,专为地方培养高等人才。

  如果按现在的话来说,父亲也应该算得上是一位很早就从事慈善公益事业的人士,其接手或直接创办的“八社”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1918年父亲创办了兰州兴学社,这是一个以资助兰州府所属皋兰、榆中、临洮、临夏、渭源和靖远六县学生赴外省学习深造的一个团体;1926年创办的丰黎义仓,负责进行社会赈灾救济事宜,1927年他又创办了皋兰同仁局,负责为社会劳苦群众及无依无靠的人救济棉衣、棺木、医药等。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