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塔频道
碌曲频道
兰州 嘉峪关 酒泉 张掖 金昌 武威 白银 临夏 甘南 定西 天水 陇南 平凉 庆阳 穆斯林通讯 平川频道 甘肃棋牌 本网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兰州晨报 > A07 正文

今日特稿:这一家人的小年

作者: 本报记者 赵莉 稿源: 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  2011-01-31 09:13


  小年的到来,意味着过年的序幕已经拉开:渐行渐至的除夕、合家团聚和辞旧迎新的钟声正一步步临近……

  扫房

  1月26日,农历腊月二十三,中国传统的小年。

  上午10点,天仍然没有放晴的迹象。马芳琴有些失望,她原本在期待一个阳光明媚的天气。

  马芳琴找了几份旧报纸,把大件的家具盖起来,又找来一条干净的毛巾裹住自己的头发,开始这一天特定的工作:扫房。

  “其实房子里没有什么灰,但腊月二十三扫房,这是老家的风俗,就像过年前的一种仪式,不折腾一下,就没有要过年的感觉。”马芳琴搬了一把椅子踩上去,把各个房间的屋顶、墙壁都轻轻扫了一遍。

  确实没有什么灰尘,马芳琴似乎不甘心地又把所有房间的角角落落打扫了一遍。她把自己的劳动笑称为“折腾”。

  在马芳琴的记忆里,腊月二十三扫房,是一项浩大的工程。以前在农村老家,刚进腊月门,村里的女人们就开始盼着这一天有个好天气。“每年的今天,我们都早早起床,吃完早饭就把孩子们赶到外面玩,不到天黑不许回家,老人们先从堂屋挪到厢房,然后把堂屋里所有的家具都搬出去放到院子里,才开始扫房。农村的房子不比楼房,房顶特别高,一天扫下来,胳膊都会肿。”马芳琴笑着说。堂屋扫完之后,把院子里的家具全部擦洗干净,搬回原地放好,再把老人请回堂屋,然后开始同样的程序挨个打扫厢房。

  马芳琴现在位于皋兰路的房子只有88平方米,南北朝向,两室一厅,虽然是旧楼,平时总是被她收拾得干净整齐。即使不这样兴师动众地打扫,也仍然给人一种清爽敞亮的感觉。但对她来说,扫房是一种“过年的感觉”。

  中午12点,还不见丈夫下班,马芳琴有些不满:“这家伙,肯定知道我今天要扫房,就怕回家我让他帮忙。”丈夫郭玉海是兰州某企业的退休工人,以前两个孩子上学的时候,马芳琴曾经在丈夫的企业做过清洁工,每月600元工资。

  “今年6月小女儿大学毕业后,两个孩子死活不让我再工作了,我也就休息了。”喜悦和自豪毫无保留地爬上这位52岁妇女眼角的皱纹里,虽然2011年已经过了快一个月,但是因为年还没有过,马芳琴仍固执地把2010年称作“今年”。

  “还要在这里支一张折叠床,大女儿今年带对象回来过年呢。”马芳琴一边把沙发上的坐垫卷起来扔进洗衣机,一边在旁边比画着。还有3天,已经有两年没回家的大女儿就到家了,这份牵挂和等待,成为过年的另一种情结。

  小年夜

  当小女儿郭燕伴随着一连串“下雪了”的惊喜,喊叫着冲进家门时,马芳琴开始变得不安起来。窗外零零星星响起的爆竹声,不时在提醒着她:年已经近了。

  马芳琴不时走到阳台上,窗外的雪越下越大,纷纷扬扬,地上已经积了白白的一层。冲上天空的烟花,似乎比平日多了份灿烂。

  “燕儿,下雪会不会影响你姐姐的飞机啊?她能回来吗?”马芳琴终于忍不住发问。郭燕正在和父亲商量年夜饭的菜谱,湖南卫视别出心裁的小年音乐会里正在欢唱“二十七,宰只鸡;二十八,白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拜个年”的歌谣。

  “妈,今天才二十三,我姐姐二十六的飞机,你怎么操这么多心呀?下雪有什么不好啊?”郭燕对母亲的担忧不以为然。对她来说,整整一个冬天都没有下场雪,未免让这个冬天显得有些单调。

  看着父女俩兴致勃勃的样子,马芳琴不再说话。自从离开农村老家,很多记忆中的关于年的印记,正在慢慢变淡。

  “小年是欢送灶王爷上天开会的日子,送灶王爷上天,是过年前一件很重要的事。”马芳琴郑重其事地说,那些关于“送灶爷”的记忆,便遥遥浮现。

  每年的腊月二十三,村里的家家户户都要送灶王爷上天。从小年到大年三十的这7天时间里,灶王爷要负责向玉帝汇报这一家人在这一年里的所有事情,定夺在新的一年里给这家人怎么样的财运,怎么样的惩罚。因为关乎到全家人一整年的安危幸福,所以“送灶爷”就变得格外重要。

  “送灶爷的供奉不能随便,要做专门的油饼,我们那时候叫灶干粮。灶干粮只能用‘死面’烙制,揉好面,摊开抹上香油,然后在铁锅上用慢火烙制。家里有几口人,就要烙几个油饼。”在马芳琴的记忆中,烙灶干粮是一件技术活,一定要有足够的耐心,不能烙焦,还要掌握火候,“是那种金黄金黄的颜色,满屋飘香”,只有这样,灶王爷才会喜欢,才会“上天言好事”。

  吃过小年夜饭后,家里的长者开始点灯,上香,然后由一家之主向灶王爷虔诚地跪拜,历数一年来的失误,祈祷来年风调雨顺,合家平安。祈祷完毕后,放鞭炮,说吉祥话,仿佛年就从这个时候已经开始了。

  “其实我到现在也不知道灶王爷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因为我们那时候都叫‘灶爷娘’。”马芳琴笑着说。现在已经有很多年,她没有再烙过灶干粮,也没有送过灶王爷。除了城市里节日亮化的彩灯和为数不多的几天和女儿们的相聚之外,马芳琴觉得“年味越变越淡”了。“但年还是要过,大女儿去年就开始计划趁着过年的假期让我们到南方去旅游一趟,可是我总觉得一家人在一起吃年夜饭、包饺子、看春晚多好,我觉得年就应该是这么过的,旅游随便什么时候都可以去。”郭燕听到母亲的话,不以为然地笑笑,把一张年夜饭的自制菜谱送到了马芳琴的手里。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报纸 工资 鞭炮 彩灯 
 [1] [2] 下一页

编辑: 顾洋
相关新闻
Can not find mark:zw_wzli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