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兰州晨报 > A20 正文

今日特稿:校车之思

作者: 记者 董开炜 稿源: 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  2011-12-02 03:54


  为方便学生上学,不少寄宿制学校开通了校车,但校车运力不足的现实与中小学生乘车需求之间的矛盾,以及由此带来的安全隐患,不得不让人担忧;

  彻底解决校车问题,“为孩子们建立起安全无忧的绿色通道”,是教育工作者和家长们共同的呼声……

  调配“校车”

  2011年4月8日下午,经酒泉市肃州区运管局和交警部门负责协调,从肃州区4家运输公司调配的20多辆乡村“巴士”分赴肃州区的10所农村寄宿制学校,统一接送学生上学,拉开该区寄宿制学校实行统一接送学生的序幕。受益农民从农忙和接送孩子的矛盾中解脱出来,大部分家长对此举措给予了高度评价,肃州区政府也声称“在全省率先实现了交通车统一接送寄宿制学生的目标”。

  时隔半年后,肃州区作为全国完善寄宿制学校管理体制与机制改革试点,已实现了“初中向城区集中、小学向镇区集中”的目标,全区的万余寄宿学生中,家距学校最近的2公里,最远的有20公里。

  肃州区教育局当时的调查显示,实行寄宿制以前,70%以上的家长希望学校能统一派车接送学生,可谓众望所归。

  这些校车的运营,肃州区采取“政府补一点、自己交一点”的办法落实费用,学校以书面方式向家长告知校车接送学生的线路、地点、时间和交接方式,由家长签字认可后实行。学校建立车辆及其驾驶人的管理档案,建立交通安全应急预案,与家长、客运公司、车辆驾驶人员签订了安全协议。

  肃州区交警大队负责校车安全的茹思国说,目前,肃州区4家运输公司承担学生接送任务的校车达到155辆,大多是19座或25座的中巴客车,还有2辆9座小型客车。这些车辆正常情况下按线路从市区通往各乡村,每周一按运管所划分的片区接送学生到校,每周五从学校接送孩子到乡村居民点。

  然而,实行校车统一接送制以来,虽然肃州区教育、交警、交通运输等相关部门实行联动机制进行监管,对“校车”超载、运行安全等问题进行不间断的整治,但“校车”隐患屡现。

  一名老师坦言:“因为‘校车’其实是私营客车在兼营且运力严重不足,没有相应的硬性机制约束和规范,很少有不超载的。”

  运力不足

  茹思国介绍,目前,承担寄宿学生接送任务的4家运输公司均属私营,旗下的客车都属车主自主经营,在利益驱动下,校车超员现象从一开始就出现了。

  “我们早出晚归,每天最多往返市区两趟,遇到周一周五接送学生,到市区车站排队显得很紧张,稍有松懈就不能保证两趟了。接送学生时能多挤几个就多挤几个,这样一来,不仅趟数少了,还能省时省油多赚钱。”平时从酒泉市区通往肃州区上坝镇,周一周五被安排到总寨小学接送学生的“巴士”司机毛师傅直言不讳。

  即便是超员,也没有缓解“校车”运力严重不足的问题。

  记者了解到,目前肃州区需校车接送的学生有15000多人,而承担接送任务的车辆只有155辆。按照荷载人数接送,155辆车一趟最多能接送3000多名学生,唯一的办法是增加班次,每辆车至少需要接送5趟才能满足需要。车主不愿多跑趟数,超载现象就不可避免。每逢接送学生,警方都要派交警和派出所民警采取蹲点和路查相结合的办法查处超载行为。

  一种无法回避的尴尬出现了:不查,“校车”超员超载埋下诸多危险,而严查,则影响正常的教学秩序,甚至影响整个区域内的客运秩序。

  “肃州所有客车在平时运送城乡乘客时就处于饱和状态,遇到接送学生,运力严重不足。学校急于安全快速完成接送,乡村乘客需要往返于城乡,交警东挡西截疲于应对,17个乡镇的上千公里路上不可能没有空白点。有时查到超载校车上还有不少城乡乘客时,交警严格执法,矛盾就会转移到乘客与交警之间。”茹思国说现实情况给他们的查处工作带来了比较大的困难。

  整治超载 任重道远

  距酒泉市区10多公里、位于肃州区总寨镇中心的总寨中心小学是距市区最近的一所中心小学,国道312线从校门口穿过。

  11月24日下午,总寨小学政教处主任鲍德云拿着刚做好的花名册向记者介绍了学校接送学生的基本情况。

  总寨小学是今年实行寄宿制的学校,在校学生897人,走读183人,714名寄宿学生周一到校,周五回家,其中统一乘坐校车的有234名左右,其余学生自行上学放学或由家长接送。运管所给该校安排了5辆校车,4辆荷载19人,1辆荷载25人。按照原来的安排,每辆车都超员,最少的24人,最多的34人。即便如此,每次接送时需要9个车次,部分车辆要往返接送2趟。

  “原来的乘车花名册是根据车主的要求安排的,现在从安全角度考虑,花名册由学校自行安排定员,每次接送时需要11车次,有些车辆每次得接送3趟。”鲍德云说。

  然而,记者从新花名册上看到,安排乘坐荷载19座车辆的学生人数为20人至22人,乘坐25座车的学生则为34人,这还不包括1名司乘人员和一名负责的老师。

  “这种安排综合考虑了车辆、路途等因素,车主是否答应还不知道,等明天接送时再和他们商量。”鲍德云担心新表册执行难。

  按照总寨小学的规定,周一学生到校的时间是上午8时50分,周五放学时间是中午11时30分。

  11月25日放学,由家长接送和自行回家的学生从学校正门陆续走出,乘车的学生则在操场上候车。几名值班老师手拿花名册,同乘一辆车的学生按老师点名排队等候,接送学生的5辆中巴车从后大门进出。记者发现,鲍德云制作的那份新表册在此时成了一纸空文,学生仍按原来的花名册乘车,车车超员,每辆车另有1名车主和负责的老师,那辆25座车则有34名学生鱼贯而入。

  “和车主没有商量通,只能按原来的名册接送了!”鲍德云无奈地说。

  总寨小学的这种情况,是众多统一接送学生的学校的一个缩影。在运力严重不足、机制尚不明确的情况下,整治行动任重道远。

  护送学生

  除校车接送外,多种接送学生的方式和现状,使得学生交通安全更加令人关注。

  11月25日上午11时刚过,总寨小学门前就聚集了上百名前来接孩子的家长,校门口的国道312线车水马龙,三轮车、摩托车、农用车、自行车和私家轿车拥挤在学校大门两侧的停车场,3名民警和2名学校保安手持小喇叭不停地喊话,指挥家长们在指定位置停车。11时30分放学,学生在老师的引领下逐个交付给家长。

  “对非营运车辆严厉打击处理”,这是整治的目标之一,可是,老人骑乘的助力三轮车,拉载货物的农用三轮车,都是接送学生的主力军。学生坐上这样的车辆,让人看着都揪心。还有些摩托车后座上挤着两三名学生,在公路上的车流缝隙中左摆右晃。

  记者跟随接送总寨镇清水村一、二组学生的校车来到距学校6公里处的清水村二组居民点,此处聚集着七八名骑摩托车的家长。

  “来这里等有两个目的,一是看着孩子安全回来心里踏实些,二是这里到家还有一段距离,想让孩子少跑些路。”一名家长笑着说。

  寄宿学生中,是集中接送还是家长接送,取决的标准由谁制定?

  总寨小学冯校长告诉记者:“采取哪一种接送方式,主要是根据家长的要求决定,学校针对不同情况制定相应的管理制度。”

  周五接送孩子们回家,总寨小学实行值周老师“护送”制度,这给老师们增加的负担不仅仅是缩短了休息时间,还有心理上的压力。当日下午送完最后一趟学生,马老师回家时已经是2点多钟了。

  “跟车护送主要是防止车辆中途拉载其他乘客,目送学生安全回家。耗费时间无所谓,关键是担心出意外。”马老师说。

  “路”在何方

  交警部门分析认为,校车超载的主要原因是运力严重不足,另外还有其它原因。首先是社会车辆兼营学生接送仍然是经营者的增收途径,并非社会责任,超员超载、薄利多销是其“经营理念”;其次,车主存在侥幸心理,认为荷定载客人数是成年人,小学生和幼儿的体重轻,两个都抵不上一个成年人。再者,因为学生住家分散,部分村级公路路况差,车辆行驶速度不高,经营者不以为然。

  社会车辆运力不足,兼职校车安全堪忧,最好的办法就是购置专职校车。可是,买车养车成本高,不要说学校和县乡政府,即使地方政府财政也难以支撑。

  酒泉市一家幼儿园后勤负责人就学校购置校车算了一笔账:以一辆金杯面包车为例,燃料费一年2万元左右,司机工资两三万元,再加上车辆保险和维修保养费等,一年五六万元的开销对于很多学校来说难以承受。

  不少教育工作者认为,“校车本是为学生提供服务的运输工具,由于性质不明,责任不清,由谁主导说不清楚。校车问题非某个部门单独就能解决,政府加大资金投入并出台相关条例势在必行。”

  记者在采访中还听到这样一种观点:在政府财政购置校车难度较大的情况下,可否由政府通过招标的方式让一些企业经营专职校车?

  无论哪一种观点,“为孩子们建立起安全无忧的绿色通道”是学校和家长共同的心声。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穆好强
相关新闻
Can not find mark:zw_wzli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