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兰州晨报 > A20 正文

【今日特稿】金城庙会:寻找淡去的年味

作者: 本报记者 雷媛 稿源: 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  2012-02-09 05:20


  太平鼓队是社火队的灵魂。据邓明先生编著的《兰州历史文化·民俗民风》记载,相传陇上寒气闭塞,春初不打太平鼓,则地气不融合,五谷不熟,打太平鼓则有企盼五谷丰登的愿景。事实上,打太平鼓应是古代屯军遗俗。

  明洪武初的一个元宵节,一群头戴武松帽或燕青帽,帽旁或插英雄胆或簪红花,下穿大裆裤,扎腿把,足蹬双梁“牛舔鼻子”或“满头星”千层底布鞋的鼓手拥进了热闹的兰州城,这些不是真正的鼓手,他们是明朝大将徐达的部下,很轻易地,这些鼓手混入被元将王保保固守的兰州城,正闹着元宵节的元守军没有了警惕,鼓手们手到擒来地占领了兰州城。这是一个传说,和这个传说一起流传下来的还有,老百姓还将鼓命名为太平鼓,寄寓天下太平的美好愿望。

  口耳相传的故事因为总是寄寓着美好愿景就这样一代代地流传下来了。和美好传说不同的是,随着时代的变迁,不仅仅是太平鼓手的服饰发生了与时俱进的改变,就连兰州太平鼓都发生了很多改变和不同。

  庙会记忆

  一百多年前清王朝天空下的一个正月,俄国人马达汉悠哉地从位于兰州城内的一所客栈走了出来,这一天是正月初五。

  马达汉随着人流走到了城外去逛庙会,他挤在穿着厚厚棉衣、留着长辫子的黄面孔中,观察着这些表情各异的人,只见他们有的站在轿车子顶部远眺,有的在地上扎成堆,以男人为主的人流中,很多人的手中都拿着风车。偶尔一阵春风刮过,风车就陡然地转动一两下。穿着新衣的女人们脸上多是喜悦的,庙会是她们难得出来透气的机会,即使多么严苛的家规,也不能阻止女人们去祭祀神祖的脚步。被禁锢在家的女人们,见到外面的天空,心情岂止是一个喜悦所能表达的?

  那时的庙会有一种让人心驰神往的诱惑力。

  回到眼前的生活中,在隍庙庙会上转悠了一会,师志凌多少有些索然无味,置身于周围的热闹和喧嚣之中的他,这一刻有一种“穿越”的冲动——即使回不到一百多年前那个心驰神往的庙会,至少也能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那个时候的隍庙,比较空旷,有雨燕在空中来回疾飞。那时,它有文化味,进了庙门,左侧和右侧各有一家书店,右侧的艺术书店是专营特价书的,可以淘到好书。还有彩条布搭的棚子里,是戏园子,高亢的唱腔和锣鼓声混合在一起。后来随着各类市场的设置,隍庙的那份文化味消失了。虽然年年在这里搞庙会,但总感觉缺少了一种气场和氛围。”

  兰州隍庙最初是祭祀汉高祖麾下将军纪信的地方。城隍神在中国民间信仰中极为重要,古时几乎每一座城市都有城隍庙。祭祀城隍的起源,已无确考,一般认为源于《礼记》天子八腊中的水庸神。水庸,即沟渠,古代城多有护城沟渠,人们将其作为城的守护神供奉也是很自然的。

  据记载,清代的时候,每到清明这一天,兰州各界民众将城隍庙里的城隍爷木雕像,抬到安定门外龙尾山下历坛的城隍行宫,兰州知府、皋兰知县等设馔致祭,士民共同祭拜,这种被称为“春祭”的风俗自清代后一直流行至民国初。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朱旺
相关新闻
Can not find mark:zw_wzli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