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兰州晨报 > A20 正文

【今日特稿】金城庙会:寻找淡去的年味

作者: 本报记者 雷媛 稿源: 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  2012-02-09 05:20


  在古稀之年的老兰州柏敬堂老先生的记忆中,隍庙庙会中祭祀味很浓。“旧时庙里的戏台都是对着神的,唱戏的本质是在谢神,旧时,庙会最重要的一个仪式就是给府城的隍庙进香。记得小时候过年跟着大人去隍庙,进庙门时就有一守在门口的人喊道签子买上,是一种陕西口音,买签子也就是现在的买门票。进庙的人们主要是为了焚香祭祀以祈求平安。”柏敬堂老先生回忆,当时隍庙还是下棋者的主要汇集之地,据说大国手彭高棋就时常在此摆阵,接受攻擂。  “隍庙作为兰州市民俗文化的核心载体,基本上,它的这个功能丧失了。无论是礼仪还是祭奠,乃至传承过往,都不存在了。隍庙是与官场权力相对应的民间威仪,起着祈祷来世、教化社会、维系民心的功用。千年以来,它的位置是很重要的。随着历史的发展,它的祈祷、教化的功用渐渐丧失了,成为民间娱乐的场所。”师志凌认为在这里民俗传统源远流长,但是眼下,他却未曾找到民俗传统的踪迹。

  庙会精神

  与往届的春节文化庙会相比,今年一个显著的不同就是更加突出了“兰州本地味”。在张生全看来,增加了由民间艺人表演的兰州杂耍、兰州拳、兰州棍以及兰州武术等项目,“是让兰州人能回味一下兰州本土的庙会”。

  和师志凌一样,王先生也是带着儿子去庙会上感受和找寻传统文化的。不过让他有些遗憾的是,不少想看到的却没有看到。“陕西有句歇后语,外甥打灯笼——照舅(旧),其实这句歇后语和一个民俗传统有关系,关中一带正月初七的庙会就是一个展示灯笼制作的活动,在这里,通过手工制作艺人,你不仅能看到传统灯笼的制作过程,还能学到一手。”王先生小时候就有自己做灯笼的记忆,制作的一个四方不正的灯笼里点上蜡烛,充当在晚上表演的社火队的“照明”。“也正是小时候有这样的经历,让我喜欢上了民俗传统文化。”

  柏敬堂老先生听他的一个女同学讲过自己小时候在庙会社火队里当过“铁芯子”的经历,五六岁的小女孩装扮成秦腔剧目中的人物,由壮实大汉拼力肩扛,铁芯子以险、巧取胜。这样的故事让讲述者回味无穷,更让听者艳羡不已。

  庙会上少不了猜灯谜。王先生也算是射虎能人,在他的耳濡目染下,他的儿子也长进不小,正月初五他们父子在五泉山公园玩了一把猜谜,让人泄气的是,那太过于寒酸的奖品,更令人泄气的是,如今的灯谜大不如昔,不像以往灯谜多是由兰州一帮灯谜专家制作的。

  这样那样的缺失,无疑让不尽如人意的庙会陷入了“瓶颈”。

  “东汉时期佛教开始传入中国。同时,这一时期的道教也逐渐形成。它们互相之间展开了激烈的生存竞争,为此在其宗教仪式上均增加了民众的娱乐内容,如舞蹈、戏剧、出巡等等。”国家一级编剧杨晓文觉得,庙会风俗则与佛教寺院以及道教庙观的宗教活动有着密切的关系,同时它又是伴随着民间信仰活动而发展、完善和普及起来的。“庙会在民间是一种人性的凝聚,透着礼的精神,更显现着名为祭神,实为娱人的精神内涵。而且无论投入多少的庙会,如果失去庙会娱乐在民的文化精神,都是没用的。”

  是还庙会于民,还是回归庙会之娱乐精神!走过10年历程的金城春节文化庙会,必应在探索中找到答案。

  -本报记者雷媛

编辑: 朱旺
相关新闻
Can not find mark:zw_wzli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