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兰州晨报 > A08 正文

【特稿】新汽车南站:投运现曙光难题待破解

作者: 石玉龙 师向东 杨娅莉 稿源: 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  2013-01-09 06:04


  城市地带

  新汽车南站:投运现曙光难题待破解

  新汽车南站主楼

  新汽车南站这一市民期待许久的民生工程,2006年3月征集意见权衡选址,同年7月5日正式开建,到2009年车站综合楼落成,其间在征地、架桥、用水、暖气这四大“拦路虎”面前久久挣扎,工程干干停停,一拖再拖。

  进入2013年,随着诸多配套工程的完成,特别是去年11月中旬,最后9亩土地最终达成拆迁协议,新汽车南站终于迎来投运的曙光。兰运集团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今年3月拆迁工作全部完成,10月份新汽车南站有望投运。不过,让人期待的同时,新汽车南站还面临着自来水难通、公交线路配套、交通组织等方面的难题……

  1 “目前只有一个停车场区建设完成,如果现在就投运的话,根本停放不了那么多车。”

  1月4日下午,记者再度来到兰州新汽车南站,走进灰色的铁皮大门,这处占地79.83亩、状似航母的工地内一片宁静。在记者的呼喊声中,名叫梁正禄的值班人员迎了出来,梁正禄告诉记者,他是这里施工队的人员,主要负责施工期间的库房看管工作,在这里已经工作了4个年头。

  记者说明来意后,梁正禄带领记者在新汽车南站工地内进行了走访查看。记者看到,大门正对面的附属用楼已基本竣工,不过楼梯下、地面上落着一层厚厚的黄土,夹杂着砖块瓦砾,显然已有长时间没有进行施工了。梁正禄告诉记者,这栋附属楼只要安上门窗,内部一装修就可投入使用。

  走进落成已久的新南站主楼,售票大厅宽敞而空旷,走在里面脚步响亮,售票厅、候车室窗明几净。梁正禄告诉记者,相关部门每周一都会安排人员过来打扫卫生。记者看到,主楼内部各种配套设施已经到位,售票大厅内的几组暖气已经安装就位,候车大厅的座椅也基本安装完毕。

  记者随后来到新汽车南站的停车场看到,一座塔吊矗立在空地中央,吊臂静静地伸在半空中,几辆挖掘机、卡车散乱地停在塔吊周围,看上去丝毫没有施工的迹象。

  从2006年7月5日正式开工建设,新汽车南站为何至今仍无法投入使用?对此梁正禄表示他无从得知。“目前站内还没有实现通电、通水,更不用说天然气。”另一位在新南站值守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工地内的工人都是“借电”用,“也不能做饭,只能在外面买着吃。”记者走进这位工作人员的房间,屋内寒气逼人,只有一个小电炉子发出微弱的温度。

  带着疑问,记者来到仍在运营的汽车南站。对于新汽车南站何时投入使用,汽车南站站长马垣伟也表示“不好说”。马垣伟告诉记者,汽车南站可容纳400辆客车停放,新汽车南站的发车区基本建成,但停车区还需要继续完善,“目前只有一个停车场区建设完成,如果现在就投运的话,根本停放不了那么多车。”

  2 “如果3月份土地能交到手里,一切顺利的话,今年10月份老南站就能搬新家了。”

  征地难、特别是兰州兴隆木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木材厂)占据的9亩土地的拆迁,是新汽车南站建设过程中最大的阻碍。据了解,新汽车南站的80亩建设用地,原本是兰州城投公司的储备土地,根据协议,新汽车南站建成后,旧南站的60亩土地将置换给城投公司,而新南站建设用地的拆迁工作则由城投公司委托七里河区政府进行。2011年7月,记者就新汽车南站的建设进展到兰运集团采访时,负责新汽车南站建设的兰运集团副总经理李斌曾告诉记者,新南站的80亩建设用地中,有71亩早已到位,木材厂及周边的最后9亩土地的拆迁迟迟没有进展。

  当时兰州城投公司土地经营部一位负责人也印证了这一点,据该负责人介绍,新汽车南站在建设中共涉及到30余家企业的征地拆迁,2007年2月5日城投公司与七里河区政府达成委托征地拆迁协议,由七里河区政府对新南站的建设用地进行整体拆迁。按照当时市场情况,城投公司支付的补偿费用为每亩16万元,但木材厂要价280万元/亩,加上其他的各种费用,最终要价高达4500万元,这超出了其他30多家企业拆迁补偿的总和。

  李斌告诉记者,补偿上的巨大分歧最终成为阻碍新南站建设的最大障碍,尽管此后木材厂的拆迁补偿由货币补偿改为土地置换,但推进始终迟缓,“木材厂正好处于新南站的蜂腰地带,它不搬迁地坪没法打,地下输水管线的迁移也无法进行。”直到2012年11月中旬,木材厂才最终答应以土地置换的方式搬迁。据李斌介绍,按照该方案,相关部门将在新汽车南站以南、兰临高速与省道103线的交汇处划出10亩土地,供木材厂作为新址建设用地。

  “2012年是这几年来进展最大的一年。”李斌告诉记者,除了最大的“拦路虎”木材厂的搬迁终告落定外,这一年,城投公司也完成了新汽车南站的诸多配套工程,“首先是将兰临高速与省道103线之间的排洪沟填平,同时完成了污水管线的敷设和高压电线杆的迁移,另外,对新南站地面下方的通往狗牙山灌区的上水管线进行迁移。”

  “2012年,我们完成了9675平方米附属楼的建设,5幢附属楼已经完成了3幢,现在还剩下2幢没有完成。”李斌告诉记者,随着木材厂的搬迁达成协议,预计春节前可完成剩余12户居民的搬迁,届时,新南站的工地内将只剩下3户搬迁户,这3户的5亩土地也将在3月初腾出,“如果3月份土地能交到手里,一切顺利的话,今年10月份老南站就能搬新家了。”

  3 “旅客的饮用水安全问题始终是悬在头顶的一把利剑……”

  不过,在征地问题最终解决后,用水问题又成为新汽车南站的又一难题。

  根据规划,新汽车南站采用“国家一级汽车站”标准建设,总建筑面积2.4万平方米,日设计旅客发送量1万人次。对于这样一座大型车站来说,供水能力和供水安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然而,新汽车南站的选址——晏家坪,恰恰属于高坪地区。多年来,晏家坪地区的居民就因为自来水压力过低,供水紧张而挖井吃水。而紧邻新汽车南站的地矿局家属院,则是从兰州理工大学并接管道来用水,但因压力过小而不时停水。

  据李斌介绍,受种种因素影响,到目前为止新汽车南站仍未接通自来水。记者了解到,就新汽车南站的自来水问题,兰运集团等相关部门早就与自来水公司商谈过,但由于新南站地处高坪地区,敷设自来水管道的成本很高,同时由于新汽车南站地处城乡接合部,居民人数并不多,用水量比较少,因此即使通水自来水厂也只能亏本经营。

  “通水、通暖等配套的基础设施只能通过政府部门来做,目前我们也只能使用井水。”李斌告诉记者,尽管一口大机井能基本满足新汽车南站投运后的用水需求,“但旅客的饮用水安全问题始终是悬在头顶的一把利剑,因为井水不同于自来水,一旦发生安全事件,后果将不堪设想。”

  那么,新汽车南站的自来水问题如何解决?记者就此采访威立雅水务集团时,一位负责人表示新南站地处的晏家坪属于高坪地区,通不通自来水、怎么通,还需要看相关部门对这一区域的整体规划。“晏家坪地区的自备水源还在使用,目前还没听说有计划(给晏家坪地区通水)。”

  对于新汽车南站的用水问题,李斌表示目前只能寄望随着七里河区对晏家坪地区的开发,“新南站周边区域已经建设了很多保障性住房项目,晏家坪地区慢慢发展起来,用水问题今后就可能得到解决了。”

  4 “新汽车南站要想顺畅运行,前期一定要做足调研,充分考虑各种可能面临的问题。”

  除了自来水,投运后的交通组织、公交车辆配套问题,也是对新汽车南站的一大考验。

  记者了解到,目前,离新南站最近的公交车站为109、111等多路公交车的终点站塑料厂。新汽车南站所在的晏家坪地区,目前仅有发往西果园镇的307路公交车通行,而且307路公交车普遍为中巴车辆,载客量有限,对于日发送旅客1万人次的新南站来说,显然远远不够。

  “新汽车南站投入使用后,如果配套的公交线路没有跟上,很可能导致黑车泛滥的局面再次发生;而长途大客车一旦拉不上人,势必又要进入市区兜圈子,这又会使市区的拥堵雪上加霜。”李斌忧心地说。

  兰州交通大学城市交通规划研究所副所长宋刚认为,“新汽车南站远离城区的思路符合城市发展的趋势,按照设计的日均1万人的发送量,目前有两路常规公交车就基本可以衔接车站与市区,满足旅客的乘车需求,因此相关部门可以考虑将111、109路等公交车的线路延长至新汽车南站。”

  与此同时,由于新汽车南站坐落在兰临高速路口,但车站与兰临高速之间还存在一条长长的排洪沟,一旦投运,进出站车辆的交通如何组织,也是一道难题。

  为解决车辆出站上路的问题,2010年城投公司在距离新南站主楼百米之外的洪沟上架设了一座水泥引桥。据李斌介绍,新南站投运后的交通组织,目前有两种思路。其中一种思路是出站车辆沿引桥驶上兰临高速,进站车辆则由兰临高速路口左转驶上省道103线再进入车站;另一种思路则是车辆进出站全部通过引桥行驶。

  但一位交通问题专家指出,新汽车南站的引桥是一座水泥桥,且桥面较窄,车辆进出站全部经引桥行驶并不现实。“新汽车南站要想顺畅运行,前期一定要做足调研,充分考虑各种可能面临的问题。”

  文/图本报记者石玉龙师向东

  实习生杨娅莉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徐文婷
相关新闻
Can not find mark:zw_wzli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