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兰州晨报 > A08 正文

【特稿】中小学生“第三学期”的无奈叹息

作者: 赵莉 稿源: 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  2013-01-14 04:09


  中小学生“第三学期”的无奈叹息

  制图/武亚新

  随着期末考试的结束,兰州市44万中小学生又迎来了一个寒假。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年中的两个假期开始变得有名无实,“暑假寒假,有暑有寒,就是没有假”,名目繁多的名师辅导培优班、1对1全程跟踪式教学补差班、精品先修班、兴趣特长班,让每一个假期都成了名副其实的“第三学期”。

  “只要成绩能补上来,这些钱也算花得值了”

  1月10日上午,太阳像贴上去的剪纸画一样感觉不到任何温度,空气里流动着一股脆生生的冷,仿佛在极力地验证着“三九寒,冻破砖”的老话。在安宁东路的一家寒假辅导中心,刚刚才结束了期末考试的杨佳宁缩手缩脚地站在母亲身后,看着母亲向辅导中心的负责人董春晖咨询辅导班的学科设置、上课时间、课时费支付等问题。

  “今天的这个冷法,简直是要把人冻碎呢!”杨佳宁在母亲身后晃来晃去,故意加重语气表达自己的极不情愿,一句俏皮形象的“冻碎”,流露出了她在语言文字方面的天赋,然而光凭优异的文科成绩,并不能为她带来一个轻松休闲的寒假。“数学物理都是一团糟,语文学得再好有什么用?这就好比一个人的两条腿,你一条腿再强壮,如果另一条腿是瘸的,怎么可能跑得快?再说了,语文是母语,人人都会,你学得再好能比别人拉开多大的距离?能有多大的优势?再不补习,今年连高中都考不上!”性格活泼的杨佳宁惟妙惟肖地模仿着母亲对自己的唠叨。虽然这次期末考试的成绩还没有出来,但母亲已经替她安排好了这个寒假的补习计划,打算替她报数学和物理两科补习班,来矫治一下杨佳宁的“瘸腿”。

  杨佳宁是这个辅导中心迎来的第48名学生。自从8日发出招生通知以来,在短短两天多的时间里,已经有近50名学生报名,而在辅导中心负责人董春晖看来,真正的报名高峰期还没有到来:“我们的招生是从8日开始,到13日结束,刚开始这两天人肯定会相对少一些,因为学生们才刚刚考完试,也需要休息一两天。”董春晖预计报名的高峰期会在随后的几天到来,按照以往的经验,到正式开课时,招到几百名学生不成问题。

  “我们的招生广告主要集中在学校门口和小区附近张贴,这样的宣传效果最好。”董春晖说。按照已经发出去的招生广告的内容,这个辅导中心开设从小学四年级到高三所有年级所有学科的补习班,每个班招收15名学生,称之为“小班教学”,而在已经报名的学生里,初中生的比例远远高于小学生和高中生。

  “小学生补习功课的相对少一些,大部分都去报兴趣特长班了,而大部分的高中学校会组织统一补课。每年补课的学生中,马上要进入毕业年级的,要面对小升初、中考和高考大关的孩子是最大的群体。”从事补习行业已经6年之久的董春晖深谙其中的门道。

  “这种现象是不可避免的,现在整个社会的氛围都是这样,谁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比别人的孩子慢半拍。”董春晖说。

  辅导中心所有的课程都是明码标价,一节课两个小时,小学每节课50元,初中70元,高中90元,补的科目越多越优惠。杨佳宁两科一共补20天,按照每节课70元计算,一共需要2800元,按照优惠价需要交纳2300元的补课费。

  “只要成绩能补上来,这些钱也算花得值了。”杨佳宁的母亲说。

  补了几年,万把块钱跟打了水漂似的

  实际上,杨佳宁花在补课上的钱,远远不止这些。已经读了一学期初三的杨佳宁,已经记不清自己上次没有报辅导班的寒假或者暑假是在什么时候了。“小学的时候学过画画、舞蹈,六年级的时候就开始补课了。”“这几年下来,万把块钱早就过了,全都跟打了水漂似的,啥成果也没看到。”母亲显然对杨佳宁的学习状态并不满意。

  杨佳宁家住在龚家湾,是目前为止距离辅导中心最远的学生,为此,杨佳宁的母亲希望辅导中心能将初三的数学课和物理课集中安排到下午,方便孩子上课。“几乎每个来报名的家长都有不同的要求,我们不可能全部满足,要根据最后的报名情况和上课老师的时间综合安排。”董春晖说,因为老师都是从各个学校聘请的,有的学校本身就组织补课,还有的老师同时在几个辅导机构代课,因此要按照家长的要求安排上课时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然而无论课程怎样安排,对于杨佳宁来说,这无疑是又一个“新学期”的开始:“如果两科都早上上课,我早上8点钟就要到教室,7点钟就要出门;如果都是下午上课,晚上6点才能下课,回到家就7点多;如果早上一节下午一节,就跟上学的时候一样,一天上两趟学。”除此之外,辅导老师还会配合当天的教学布置作业,因此从1月14日到2月4日,在为期20天的补课过程中,杨佳宁几乎没有时间顾及学校老师布置的寒假作业。

  杨佳宁并不喜欢这样的假期安排,她甚至觉得,就算补了这20天的课,也不会对自己的学业产生大的帮助,因为“总觉得是在放假,学习就达不到上学的时候的那个效果。”事实上,她的数学和物理只是相对文科成绩薄弱一点,并没有真的像母亲说的那样“一团糟”,考上一所高中也并不是问题。更何况,寒假暑假连续补课,全年无休的学习状态也让她觉得疲倦。

  杨佳宁的母亲对此也有着自己的无奈:“那时候还小,就想着让玩去。结果她一个假期下来玩成野孩子了,人家城里的孩子都在唱歌跳舞画画弹琴。要是一直这样下去,她得被别的孩子落下多少?不补能行吗?”

  不在补习班上课,就在去补习班上课的路上

  有人补差,就会有人培优,宁聪便是其中之一,即便他拍着胸脯保证“这次期末考试铁定能进全班前三名”,但还是不得不跟母亲来到辅导中心,准备开始“第三学期”的学习。

  “这孩子聪明是聪明,但是学习缺乏主动性,需要人监督,而且太好电脑了。”宁聪的母亲似乎不认为15岁的男孩子贪玩是一种天性,她担心家里大人上班之后,宁聪一个人在家会成天上网打游戏,万一沉迷网络成瘾,以后再想要管教就很难了,为了防患于未然,她早早便来到辅导中心:“虽然这样学习效率不会很高,但再打折总也会有点收获,总比他一个人成天上网打游戏让人放心,就算是给他找个托管的监督人。”

  宁聪的母亲选择了一个初二的数学先修班,按照招生说明,这个班的授课老师是安宁某中学的资深数学老师,“但是不能在报纸上公开,很多学校是禁止老师在校外代课的。”董春晖说。事实上,这也是他为什么把辅导中心办在安宁的一个重要原因:“人们会习惯性地把安宁和好学校好老师联系起来。”除此之外,如果招不到学校的在职老师,找附近几所大学的大学生来当辅导老师也会相对容易。

  “就算是大学生,我们也会严格把关,一般都是招那些平常就有家教经验的学生来上课。”对此,董春晖并不认为和招生宣传资料中的“名校在职教师代课”有所冲突,因为不管是在职教师还是大学生,“该讲的课都能讲清楚。”

  然而这些信息,是宁聪的母亲无法了解到的,她详细地了解着报名的相关事宜,再一次向董春晖确认了儿子的代课老师之后,决定为宁聪报名。一直等在旁边的宁聪则像是听到了自己的判决书一样,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我刚报了个数学辅导班,你要不要一起来?”宁聪电话邀请的人,是他在学校里关系要好的同学:“今天出来报名的时候我专门把手机带上了,反正想寒假不补课也不可能,还不如叫上几个关系好的朋友一起报名,到时候上课也好相互做伴。”

  “反正每一个假期,不在补习班上课,就在去补习班上课的路上。”宁聪说。

  “没有辅导班补习班的寒假暑假,现在的孩子基本上不可能再有了。”董春晖以过来人的身份肯定地说。

  本报记者赵莉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徐文婷
相关新闻
Can not find mark:zw_wzli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