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兰州晨报 > A10 正文

【特稿】网络团购异军突起的背后(图)

作者: 邱瑾玉实习生王晓航 稿源: 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  2013-01-15 05:42


  网络团购异军突起的背后

  市民刘女士在网上购物。本报首席记者裴强摄

  面对物价上涨,人们开始精心算计自己的钱包,以便宜和方便著称的网络购物,俨然成为消费的潮流和趋势,越来越受到消费者的追捧。

  团购网的异军突起,打破了传统C2C和B2C的网购格局,也随即改变传统“宅在家”的网购消费习惯。团购的时兴背后,是网购的升级之机,而货不对板的诚信拷问,依然是困扰网购的难题。

  网购炼成“宅女”

  不到两年时间,网上购物累计近3万元人民币,80后主妇庄小菲看到自己的网购记录都难免惊讶。庄小菲供职于省城一家文化事业单位,每月3000余元的工资收入,绝大部分都用来在网上购物了。“先登QQ,再上淘宝。”是庄小菲每天上网首先干的两件事。

  “网购成瘾”进而炼成“宅女”,庄小菲说全拜她当年怀孕在家休息所赐。庄小菲以前只是看到身边有不少朋友热衷于网上购物,但是她一直觉得网购商品品质靠不住,对网上购物不以为然,直到有一次朋友帮她在网上买到了一个心仪的女包,这才让她对网上购物的态度渐变。2011年6月,怀孕6个月的庄小菲请了产假,整天在家里无事可做,她开始浏览一些购物网站,“那些衣服、鞋子都太好看了,价格低到你不敢想象,这里的一切看上去都是物超所值。”庄小菲像所有女人一样,希望买下她们喜欢的一切。有一次在一家实体购物中心看到一件红色的风衣,她先后四五次专门过去试穿,但是标价2100多元,不打一丝折扣,最后还是忍痛割爱。此后许久庄小菲依然不能释怀,抱怨工资怎么这么低,而物价又为什么总是这么高。

  直到与购物网站相遇,庄小菲一下子就爱上购物网站,她把这里奉为“屌丝”主妇的购物天堂,她很快就注册了账户,开通了网银。怀孕前后,是庄小菲购物最高峰的时候,她发现了一个专门出售妇婴用品的店铺,可以买到想不到但是绝对用得到的一些妇婴物品。这次购物体验,让庄小菲彻底爱上了“网购”。有了孩子以后,庄小菲有时候会去一些妇婴用品实体店转转,有一次她正在店里转悠,快递公司正好送来了这家店铺从网上订购的妇婴用品,她偷偷用手机拍下了发货单,回去上网一比价,“实体店价格都标好高。”

  这次巧遇,让“网购”在庄小菲心中的地位更加不可动摇。她通过网络购买了需要的所有东西,从此庄小菲几乎不在任何实体购物中心购物了。随着一笔笔几十元到数百元不等交易的达成,庄小菲终于在最近成了钻石级买家。2012年12月19日,随着单笔成交金额3000多元交易的达成,庄小菲收到了一条网络商城发来的恭喜信息,“你的消费水平击败了全国97%的用户。”

  所有的资深网购者都与淘宝脱不了干系。陈素素亦是淘宝的黄钻用户。2003年淘宝网出现,当时正在读大学的她,就开始在淘宝上买各种东西,从衣服、床单到化妆品,“每周都会有不少于两个包裹送到”。现在上班了,陈素素的“网购”习惯一点没有改变,她说一有闲时间就想进网上商城,一进去就手痒痒想买这个想买那个。这段时间,一家网络商城每天定时会搞特卖会,陈素素会准时在特卖时登录,不管是否有用,她总会买点什么。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在2012年8月份发布了《2011年中国网络购物市场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11年12月底,我国网络购物用户规模达到1.94亿,网购渗透率提升至37.8%。全年网络购物市场交易金额达到7566亿元,较2010年增长44.6%,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4.2%。2011年,用户网上购买最多的商品类型是服装鞋帽,占总用户的68.1%;第二位的是日用百货,用户购买的比例达到39.3%。第三位的是充值卡、游戏卡等虚拟卡,占用户的38.6%。购买电脑、通讯数码产品及其配件的用户也有37.4%。

  兰州商学院工商管理学院胡强老师提供的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2年前三季度中国网络购物市场交易规模为7807.7亿元,超过2011年7665.8亿元的全年交易额,占中国前三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5.2%。

  “宅女”走出去

  随着孩子长大,在家“宅”了一年多时间的庄小菲越来越觉得生活不仅仅只是“网购”。

  报告分析说,值得注意的是,在网上购买餐饮美食服务的用户已经占到网购用户的16.7%,购买电影、演出票的用户也有13.1%。服务型商品销售已经成为网上零售市场的重要组成成分。而这些服务型商品销售大多以网络团购的形式出现。

  互联网上有四类基本需求:信息获取、交流、娱乐、商务。这四类需求通过社交网站都能改变。Twitter改变了信息获取方式,Facebook改变了交流方式,偷菜游戏改变了娱乐方式,“现在只剩下商务,团购能改变商务的方式。”拥有商业博士学位的兰州商学院市场营销专业青年教师胡强说。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0年中国网络团购市场研究报告》显示,与中国购物网站访问用户相比,中国团购网站的访问用户更集中于办公室白领、学生两大群体,且收入呈现“两极化”特点。

  好莱坞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引发了兰州一次观影热情,但是3D电影动辄八九十元的票价让不少人望而却步。单飞旗是一名月薪刚过2000元的“屌丝”,租住在这座城市的某一个角落,每个月仅房租一项的开支就高达1400元,剩下的钱只能勉强糊口,但是他的女友已经几次要求去看《少年派》了,单飞旗正处在左右为难的境地,“网络团购”解了他的烦恼。去年12月21日,单飞旗通过朋友在网络上团购了两张3D电影票,单价只有20多元,这让第一次接触“网络团购”的单飞旗不可思议。

  “这群人有个重要的特点,就是购买的愿望非常强烈,但是手头却总是不够宽裕。”胡强说,但他们对消费体验非常敏感,“也许一次满意的团购经历就会让他从此欲罢不能。”就像当初庄小菲爱上“网购”一样。事实上,庄小菲也爱上了“网络团购”。去年8月,庄小菲开始上团购网站。作为一名“屌丝主妇”,庄小菲承认她最先被吸引到的,是难以想象的超低折扣。

  庄小菲最初接触的团购,是KTV欢唱。庄小菲终于见识了传说中描述的“六个人,一下午,十块钱”。庄小菲说点开团购网站,到处都可以见到这样的信息,一张欢唱券,九块九,中午12点到下午7点,有的商家不限时,有的是其中任意五六个小时,当然,这其中是不包含任何其他消费的。

  对于“网络团购”中的“吃货”而言,电影票和火锅,是他们“团购”生命中的高频词。岳艳君说一张3D电影票去影院买要近百元,而团购一张经常不过25元左右,2D3D通兑,节假日不限,十分划算,让他们经常也可以“小资”一番。

  岳艳君工作不到两年,她在大四就接触了“网络团购”,学生时代团的最多的可能还是吃的,特别是火锅,记得那时候“孔亮”火锅是58元三人套餐,可以选三个整份或是六个半份的荤菜,六个素菜,还有个锅,到了再小小点上几份,几个人就可以吃得很好。岳艳君说“团购”确实提供给他们许多便利和快乐。

  “团购”改变生活

  岳艳君说,以前很怕有外地同学来访,因为一次简单的聚会或许就会花掉三分之一的工资。但是现在,岳艳君隔一段时间就会主动邀约在同城工作的同学好友出去“High”一下,当然全部来自于“团购”。

  生活里有了“网络团购”的内容后,庄小菲发现每月花出去的钱倒没什么变化。“或许也是因为出去时间多了,呆在家里逛淘宝的时间就少了。”她说,“生活变丰富了一些,以前我是一个呆在家里收包裹的人,现在有时会期待‘团购’一个自己不知道的小店,进去尝试下,我觉得这是我生活最大的改变。”

  岳艳君说她会在网上参考别人的购物评价,而且非常乐意分享团购网站,“我们吃一样的火锅,我们还可以交流吃的感受,这种感觉不是其他消费方式可以提供的。”

  让网友乐此不疲的是“团购”的KTV、观影券、火锅券等,多数的知名团购网站会对没有使用的“团购”提供全额退款等保证,而实体的网上购物则不行,庄小菲说“网购”繁琐的退货换货手续让她很崩溃。

  “经济物价环境的深刻变化,特别是技术环境的变化,网络用户的急剧增加,移动终端的迅速普及,物流业规范发展,带动了网购及团购销售方式快速发展,对传统零售模式形成了一定的冲击和影响。”胡强说。

  胡强认为,国内知名的网购品牌已经深入人心,各种人群纷纷加入到网购、团购的行列中。同时,网络无处不在,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三个屏幕上均随处可见,即电视媒体、电脑媒体、手机媒体。从营销的角度来讲,充分达到了由4P(产品、价格、渠道、促销)转向了4C(顾客、价值、便利性、沟通)的过程。无店铺、直复式营销带来更大的方便购买,物流业的全面覆盖及普及,随着“宅”、“团”的概念成为时尚,便利性成为顾客满意的首要考虑因素;网络与顾客之间达到了一对一的有效沟通。通过网络自身互动性的特点,加上突破时间空间的限制,增强了顾客在网络中的参与度,进一步通过搜索、点击、注册到产生购买行为均具备一站式消费的特征。同时,站在企业商户立场,节约大量实体店的成本开支,更好地服务、监控每一笔消费,做到了商家与顾客之间的诚信保障。

  所以说,基于顾客满意角度,网购、团购已从一种时尚转换为当代顾客主流的日常购买行为之一。

  “团购”并不都是美丽

  岳艳君也遇到过不愉快的“团购”经历。她以KTV举例说,“团购”会在这种场所遭遇到一些差别待遇,比如“团购”的去,可能进的包厢音响效果确实欠缺,有一次她“团”了之前自费去过的一家KTV,“结果那天话筒总是出故障,服务员也找了好久,可能是周末较忙吧,总之效率不高,不过服务态度还行。”

  岳艳君说,每次碰上这样的事情,“虽然心中总有些不快,但考虑到是‘团购’,也没花费多少钱,也就不好意思找店家投诉什么了。”岳艳君记得有个朋友说,“‘让你省小钱是为了让你花更大的钱’,想想很有道理。自从有团购之后,我们确实总是习惯性点开网页,习惯性浏览,然后又习惯性点开看着实惠的内容,然后就不知不觉间消费了许多不曾预计的,或者说不必要的。乐此不疲,吃的时候唱的时候看的时候,都很欢畅,只是到信用卡账单寄来的时候,会忍不住心疼。然后,下次继续……”

  岳艳君说,对于其他的团购,我们一般关注的多,但最终买的少。只有在看到一些确实不错而价钱也相宜的东西的时候才会点动食指。对于团购网站,还是会有些顾忌,毕竟没办法事先联系客服了解情况,质量上还是不怎么放心。

  对于一些资深“团客”而言,火锅店的味道是随机性事件,因为一般都不曾去过,而图片上让人食指大动,到了则可能会大失所望。特别是一些西餐店,图片和实物的比例实在是相差太大。而且,如果店家忙的时候,经常会出现团购的服务不及非团购的食客的情况。

  (文中人物为化名)

  本报记者邱瑾玉实习生王晓航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徐文婷
相关新闻
Can not find mark:zw_wzli
论坛热帖